您好,欢迎来到广州离婚律师_广州婚姻家事律师_离婚律师在线咨询-【刘华广律师团】!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

18620687902

18617317808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郭某与刘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法宝推荐

作者:广州离婚律师时间:2020-12-11 16:45:42

郭某与刘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20)京03民终337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郭某。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晓娟,北京如昇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刘某。

上诉人郭某因与被上诉人刘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9)京0105民初6689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后,依法适用独任制,公开开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上诉人郭某之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晓娟及被上诉人刘某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离婚不离婚是人家自己的事

郭某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第二项,依法改判,刘某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在涉案诉争房屋权属尚无定论的情况下,认定郭某支付刘某房屋使用补偿款无任何法律依据。郭某从未出租本案诉争房屋产生收益,一直自己居住使用,一审判决第二项属于认定事实错误,显失公平公正。

刘某辩称,同意一审判决,不同意郭某的上诉请求和理由。

刘某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确认坐落于北京市朝阳区东坝驹子房金泽家园B06楼3单元XX号房屋一半份额归刘某所有;2、对双方就上述房屋未分割的租金收益(自2017年8月至2019年11月,共计28个月,共计49000元)进行平均分割。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郭某、刘某原系夫妻,双方于2005年2月4日登记结婚,婚后生育一女刘某2。

2015年,郭某(刘某为其委托代理人)以分家析产为由,将郭玉伶、宋喜、宋冬伟、杜文贵、杜昊宇诉至法院,法院经审理认定郭某与郭玉玲等五人为腾退补偿协议中确定的被安置人,并于2016年4月28日作出(2015)朝民初字第41303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位于北京市朝阳区东坝驹子房B06楼3单元XX号房屋的所有者权益由郭某享有,郭某补偿郭玉伶购房款22万元,郭玉伶、宋喜给付郭某腾退补偿款173977.5元。该判决书已于2016年5月16日发生法律效力。2016年11月19日,郭玉伶将上述房屋交付给郭某。

2017年3月双方开始分居,同年郭某诉至法院要求与刘某离婚。该案审理中,刘某同意离婚,并要求分割上述XX号房屋。法院认为XX号房屋尚未办理所有权登记,当事人对XX号房屋尚未完全取得所有权,对XX号房屋的分割不予处理,如当事人取得完全所有权后,仍有争议,可另行解决。2018年5月31日,法院作出(2017)京0105民初84101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一、解除双方婚姻关系;二、双方之女刘某2由刘某抚养,郭某每月支付抚养费五百元,至刘某2十八周岁时止;三、登记在郭某名下的车辆归郭某所有,郭某支付刘某车辆补偿一万五千元;四、驳回郭某其他诉讼请求;五、驳回刘某其他诉讼请求。该判决书已于2018年6月22日发生法律效力。审理中,原郭某均确认双方离婚后至今诉争XX号房屋由郭某实际控制使用。

双方有争议的事实是,北京市朝阳区东坝驹子房金泽家园B06楼3单元XX号房屋是否为夫妻共同财产。郭某称XX号房屋系拆迁安置房,拆迁补偿与自己的户口有关,1998年户口迁入郭玉伶家中时就已经享有了相关权益,是自己的个人财产,不因婚姻关系的延续而转化为夫妻共同财产。刘某对此不予认可,称诉争房屋取得时间是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内,且双方还签署了《房屋产权共有协议》,应为夫妻共同财产。该协议上载:“双方系夫妻关系,经双方友好协商一致决定,位于北京市朝阳区东坝驹子房B06楼3单元XX号房屋的所有者权益由双方共同享有,因该房屋是通过双方共同努力在婚后取得,该房屋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待后期办理房产证时,户主姓名登记为双方姓名,夫妻双方各享有该房屋50%的产权。此协议一式两份。房屋产权共有人签字:刘某郭某2017.1.24”。郭某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不认可,认可落款处的签名及日期系本人书写,但称系刘某于2017年5月7日以为刘某2办理入学提供材料为由,通过欺骗的手段骗取了自己的签字,第一次见到这份文件是在双方离婚纠纷案件审理中,当时非常震惊,事情经过也在该案中进行了详细陈述,诉争房屋系自己的个人财产,价值巨大,且当时双方感情已经出现裂痕,不可能在没有跟父母商量的情况下,与刘某签署这份协议,这也与常理不符。刘某对郭某上述陈述亦不予认可。经询,该协议中除“郭某”签名及日期系郭某书写外,其余内容均为刘某书写。

关于诉争XX号房屋是否办理所有权登记,郭某表示没有办理,刘某称根据自己了解的情况,安置回迁房十几年无法办理产权登记的情况很多,至于XX号房屋目前有无办理房屋产权登记,自己不清楚,即使没有办理产权证,也可以确认所有权份额。案件审理中,经法院核实XX号房屋尚未办理所有权登记。

另,刘某主张郭某于2017年8月将诉争房屋出租他人,并提交两位租客信息用以证明。郭某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证明目的均不认可,称不认识黄菊梅、王艳荣等人,诉争房屋一直都是自住,曾短暂的借给家里亲戚住过一段时间,从未对外出租。经询,就诉争房屋目前市场租金,刘某称每月3000多元,郭某认可。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法律相关规定,夫妻有权就财产归属问题进行约定,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的,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原则上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本案中刘某提供的双方所签署的《房屋产权共有协议》用以证明诉争XX号房屋为夫妻共同财产,郭某虽主张该协议系刘某以欺诈方式制作而来,但未提供充分证据进行证明,故对其主张本院不予采纳。根据审理查明情况,诉争XX号房屋系刘某与郭某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内取得,应属二人共同共有。故无论《房屋产权共有协议》的效力如何认定,均不影响诉争房屋的性质为夫妻共同财产。

北京大学互联网法律中心


虽然诉争XX号房屋是原郭某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共同财产,但该房屋尚未进行产权登记,本院不宜判决所有权归属,现刘某、郭某已离婚,双方已失去对涉案房屋的共有基础,如果对房屋进行份额的确认,实际上使双方从对诉争XX号房屋共同共有变为了按份共有,这势必使得在日后对诉争XX号房屋的居住、使用、控制等方面出现新的矛盾。故该院认为根据目前实际居住使用情况,诉争XX号房屋由郭某居住使用为宜,故对刘某要求确认其享有一半份额之请求不予支持,双方可待房屋产权登记之后另行解决房屋的分割问题。

关于刘某主张平均分割租金收益。诉争XX号房屋是夫妻共同财产,而根据本案查明的情况,自刘某、郭某离婚后,诉争XX号房屋一直由郭某实际控制,涉案房屋出租与否都不影响郭某应给付刘某相应的使用费补偿。具体补偿金额该院参照双方所认可的租金标准酌定为每月1500元。鉴于现阶段尚不能明确诉争XX号房屋能够办理产权登记的具体时间,该院酌情判处自双方离婚判决书生效之日始,截至本案诉讼辩论终结之日止期间的补偿款,此后可根据具体情况再行处理。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一、位于北京市朝阳区东坝驹子房金泽家园B06楼3单元XX号房屋由郭某居住使用;二、郭某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支付刘某自2018年6月22日起至2019年11月19日止的房屋使用补偿款25350元;三、驳回刘某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513元,由刘某负担(已交纳)。

本院二审期间,双方均未提交新的证据。本院经审理认定的事实与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一致,本院对此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据本案中查明的事实,可以认定涉案XX号房屋系刘某与郭某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内取得,应属二人的夫妻共同财产。但基于该房屋尚未进行产权登记,一审法院未处理房屋的所有权归属,对刘某要求确认其享有一半份额之请求不予支持,并无不当。双方可待房屋产权登记之后另行解决房屋所有权的分割问题。

对于刘某主张的租金收益。虽涉案XX号房屋的所有权目前未达到分割条件,但根据本案查明的情况,自刘某、郭某离婚后,涉案XX号房屋一直由郭某实际控制并由其使用、收益,在双方均不能明确涉案房屋产权证何时能够办理的情况下,一审法院参照双方所认可的租金标准酌定郭某按照每月1500元的标准向刘某支付房屋使用补偿款,并无不当,应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郭某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26元,由郭某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员   周艳雯

二〇二〇年三月十七日

法 官 助 理   高玉珠

分享到:

上一篇:杨某与马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