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广州离婚律师_广州婚姻家事律师_离婚律师在线咨询-【刘华广律师团】!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

18620687902

18617317808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郑某与任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作者:广州离婚律师时间:2020-12-04 3:10:22

郑某与任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9)京0111民初14872号


原告:郑某。

被告:任某。

原告郑某与被告任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郑某,被告任某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爬数据可耻

原告郑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被告履行离婚协议内容。2、未经原告同意,被告私自出租位于房山区琉璃河镇×村村北共同所有的自建厂房,要求被告给付自2018年5月15日至2019年5月15日租金190500元,滞纳金10000元。要求被告给付2019年5月16日至2019年12月31日租金121875元,共计322375元。3、未经原告同意,被告私自改建共有自建厂房,要求被告恢复原状。4、由于被告没有诚信,请求法院依法分割共有厂房。5、由于被告没有诚信,原告要求收回所有厂房经营权。事实和理由:原告与被告2018年5月15日在房山区人民法院协商离婚。根据协议,双方位于房山区琉璃河镇×村村北共同自建厂房1800平方米属于双方共有,出租时应双方协商,租金收入双方各得50%,离婚后原告多次致电被告商量厂房出租一事,被告不予回复。现厂房被被告出租并占用,被告还未经原告同意,私自拆除部分厂房,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故诉至法院。

被告任某辩称:一、原被告2018年5月15日离婚并达成协议,原告现在主张权利已经超过了诉讼时效一年的规定。二、被告已经履行了(2018)京0111民初10094号民事调解书的全部内容。被告并未向外出租,也就没有租金收入,故不同意原告的该项诉讼请求。另原告称被告私自改建共有厂房,但双方并没有共有厂房,原告所建房屋为违建。综上,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法院驳回原告全部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原被告婚后一起经营房山区琉璃河镇×村村北的租赁土地,该土地上有已建好的库房和房屋。原被告经营期间,在该地又建盖了部分厂房、居住房屋等。后又在该土地的东南角建盖库房等。原被告所建房屋有部分为原被告使用,部分进行出租。2017年4月18日,郑某与霍×达成租赁协议,霍×租赁该土地中的一部分。租赁期限为2017年6月1日至2020年5月31日,年租赁费8万元。霍×在该地租赁使用一段时间后,现已经离开此地。现该地由任某控制管理。任某自己使用着一部分,其他部分任某称未进行出租,但认可厂房内现有物品存放。

郑某、任某于2018年5月15日经房山区人民法院调解离婚。同日,双方对位于房山区琉璃河镇×村村北共同自建厂房为双方共同经营收益的土地房屋自行达成《协议书》,其中主要内容为:1、目前,由任某占有使用的自建5房,继续由乙方任某继使用。2、剩余自建5房,双方协商对外出租,租金收入甲乙双方各得50%;3、每年向×村交纳的租赁费,由乙方任某承担交纳。4、上述自建房如出现不可抗力的政策原因,双方互不追究违约责任。

另郑某称,二人自建厂房部分任某拆除了两间,并另建厂房。要求任某恢复原状。任某称,拆除部分不在租赁范围之内。

另郑某、任某未向本院提交与村委会的租赁合同。但双方均承认该租赁土地原由其二人共同经营收益。

对于郑某的诉讼请求,任某称房屋并未出租,并无租金收益。郑某的其它讼请求没有依据。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全部诉求。

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陈述,原告提交的照片、厂房租赁合同、短信截屏等证据材料在案证实,可以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

本院认为:郑某、任某签订的《离婚协议书》,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符合法律规定,双方应当按照协议书约定的内容履行。

郑某、任某已经在协议中写明涉诉场院内房屋租金有郑某的一半。但郑某并没有证据证实任某将厂房进行出租。但本院考虑现该场院及房屋的实际控制及管理人为任某。虽然郑某没有提供任某出租的证据,但在正常情况下,该涉诉房屋土地应当有所收益。且根据郑某所提供的照片,现库房内存有货物。故应当认定任某有对库房的房屋进行出租的行为。因此任某应当依照与郑某所达成的协议,给付郑某租金。对于给付数额,本院参考郑某与霍×协议中约定的租金数额、当地此类房屋出租状况,同时考虑郑某与任某之间的矛盾对房屋出租的影响,即任某不一定能够不间断的进行房屋出租及全部出租的因素,酌定由任某给付郑某2018年5月15日至2019年12月31日租金3万元。我反正不洗碗,我可以做饭

郑某诉求任某支付从2018年5月到2019年12月应付租金的滞纳金,没有协议上的约定,本院不予支持。郑某诉求对私自改建的房屋恢复原状,因房屋已经拆除,无法恢复原状,故本院不予支持。对于郑某主张的分割共有厂房并收回厂房经营权的诉求,没有协议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第一百〇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任某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给付原告郑某自2018年5月15日至2019年12月31日的租金收益30000元。

二、驳回原告郑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6136元,由原告郑某负担5586元(已交纳);被告任某负担550元(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于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连春祥

人 民 陪 审 员   豆宝贵

人 民 陪 审 员   隋玉民

二〇二〇年三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王 祎

分享到:

上一篇:王某与樊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下一篇:杨某与马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